哨声再响,天然气也要负价格了么?

时间:2020-05-14 04:41 点击:184

  来源:能源杂志公众号 作者:王勇

  受疫情影响,中国经济活动第一季度大幅降温。海关总署指出,一季度我国居民家庭炊事、采暖等生活用气量大幅增加,商业、公共服务和交通用气显著下降,城市燃气用气整体下降;工业用气大幅下降,发电用气较快增长,化工用气同比快速增加,一季度进口天然气增速总体呈放缓趋势。

  事实上,美国的天然气价格早已有过负价格交易的历史,早在2019年3月西德克萨斯州Waha hub天然气现货价格便已经跌至负值。Waha hub天然气属于油田伴生气,相当于石油开采商开采石油过程中的副产物,彼时石油价格大幅高于天然气,对于开采商而言,并不希望天然气的储存影响到石油业务的利润。

  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高级主管瞿新荣告诉记者,主力合约即亨利港天然气期货(NG)出现负价格的可能性非常小。但有些地区性的价格可能出现负值,即被列入名单中的期货和期权合约,因为其需要在NG交割的天然气基础上减去运费,但其交易量非常小。

  WTI 5月期货负价格的一地狼藉尚历历在目,不到一月的时间,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又修改了天然气期货品种的交易规则,引入负价格机制的合约已经在5月11日的新版本中供客户测试。

  投行巴克莱曾在当时表示,“即使天然气价格下跌至负值,绝大多数二叠纪油井仍然有利可图。他们的收入几乎全部来自油价,而非天然气。”但这一情况在当下已然发生了变化,极低的石油价格已经令美国页岩油商在破产的边缘挣扎,减产势在必行,但枯竭的市场需求仍不可避免地导致供大于求的出现。

  在国际石油、天然气价格双低的情况下,对于我国这样的能源进口大国是否是一次利用“买方市场”加大进口,推动我国天然气市场价格体系建设的契机?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在WTI负价格交易出现前,芝商所同样表示支持能源相关金融工具的负价格。本轮公告是否意味着天然气负值即将出现,对我国天然气产业发展又会产生什么影响?

  来源:卓创资讯

责任编辑:刘玄逸

  天然气负价格的哨声

  数据来源:上海天然气交易中心

  当地时间5月7日,芝商所(CME)发布公告称,旗下NYMEX正采取措施,允许部分天然气期货合约价格和期权合约行权价格为负值,自5月17日开始生效。在准备就绪的前提下,如果市场条件允许,交易所将在生效日或之后为这部分天然气合约的负价格提供支持。

  芝商所公告显示,此次负价格测试涉及的天然气期货品种包括英国NBP天然气每日期货、墨西哥湾沿岸LNG出口期货、荷兰TTF天然气每日期货等,精炼能源产品的期货品种包括喷气燃料、超低硫柴油、固定税公路柴油期货等。但全球天然气交易价格基准亨利港天然气期货(代码NG)未在其中。

  2020年一季度,我国进口原油1.3亿吨,进口金额589.81亿美元,进口量同比增加5%,进口金额同比增加5.8%;进口天然气2465.6万吨,进口金额96.39亿美元,进口量同比增加1.8%,进口金额同比下降17%。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我国外贸进出口情况。其中,原油和天然气进口量分别同比增加5%和1.8%。相较于2019年第一季度油气进口量8.2%和17.8%的增长,增速明显放缓。

  原标题:哨声再响,天然气也要负价格了么?

  “从供需来看,天然气大多用于民用、工业用,相比受交通因素影响较大的原油市场,天然气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瞿新荣指出。

  据美国能源信息署数据,2019年国家基准亨利中心的天然气现货价格平均为2.57美元/百万英热单位(MMBtu),比2018年低约60美分,是2016年以来的最低年平均价格。而截至5月7日,亨利港的基准价格已跌至1.839美元/MMBtu。

  芝商所天然气市场周报显示,亨利港天然气期货与国际LNG市场具有紧密的联系,能够代表美国天然气市场目前的价格情况,也是正在崛起的LNG市场定价基准之一。

  天然气进口量提升与进口金额下降说明了天然气低价期的到来,与国内天然气进口的积极性。“低气价吸引了很多企业参与到进口环节中,增大了现货的采购比例,有新的进入者,也有一些老玩家。此外也会导致一些之前只是有意向的拟在建进口终端项目转变态度,做出最终的投资决定,我们可以看到今年其实有很多项目推进的速度都比预想的要快,”刘广彬认为,“从储气库来讲,目前最大的问题仍是价格机制及使用方面的问题,可能确实能够以及极低的价格存满,但是使用或者销售的时候价格能不能覆盖掉成本还值得商榷。”

  刘广彬还表示,加强进口环节是天然气市场化改革中提及的“放开两头、管住中间”的概念相吻合,对国内天然气市场化价格的形成会起到有利的影响。

  “气价负值的概率是要低于原油的。”刘广彬认为有两点原因。一是欧美等发达国家油气之间的相关程度是低于亚太地区的,天然气定价体系较为成熟,基本已经实现脱钩,不至于出现与石油同等幅度的下跌;二是天然气与原油期货产品在储存属性上有所不同,原油、油品在储存设施充足的情况下可以实现长期储存,但天然气无论是以气态、液态形式的静态储存均会出现损耗,不会一味地保留库存。

  彼时,二叠纪盆地的天然气管道设施并不完善。信达证券研报指出,2019年3月Waha hub天然气价格跌破零,表明管道运力不足已经使得原油生产商需要付出额外的成本来覆盖因为生产原油而生产出来的天然气。

  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调研室主任罗佐县认为,“负油价出现之后,天然气供货商以及相关需求方会提前做好预案,不会眼看着坑往下跳,应该不会出现负气价。”

  国内金融市场已经对石油天然气的大幅波动甚至极端情况的出现有所准备。鉴于中行原油宝穿仓事件,国内工行、民生银行已经暂停账户天然气开仓交易,但持仓客户的平仓交易和已经预设的转期,以及连续产品份额调整均不受影响。但风险仍旧存在,特别是在当下矛盾冲突较为复杂的市场环境下。  

  能否借机打破高位气价?

  “芝商所之所以会修改原有的交易机制,并进行负价格交易测试,理论上来讲未来天然气价格确实存在负价格的可能。”天然气从业人士刘广彬向记者指出。


当前网址:http://www.011969.com/gupiaopeizizhijiawww_009576_com/77472.html
tag:哨声,再响,天然气,也要,负,价格,了,么,来源,

发表评论 (184人查看0条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昵称: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山东配资网www.011969.com @2014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5-2025 中信e配官方网 版权所有